免费彩票投注单源码
2012年中國法院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案件

一、知識產權民事案件

1、“IPAD”商標權屬糾紛案

  蘋果公司、IP申請發展有限公司與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商標權權屬糾紛上訴案(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粵高法民三終字第89號民事調解書)

  【案情摘要】2000年,唯冠集團旗下的子公司分別在多個國家、地區注冊了iPad商標,其中包括唯冠科技(深圳)有限公司(簡稱深圳唯冠公司)在中國大陸注冊的iPad商標。2009年,蘋果公司通過IP申請發展有限公司(簡稱IP公司)與唯冠集團旗下一家子公司——臺灣唯冠公司達成協議,約定將iPad商標以3.5萬英鎊價格轉讓給蘋果公司。2010419日,蘋果公司、IP公司向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深圳唯冠公司,主張根據IP公司與臺灣唯冠公司簽訂的《商標轉讓協議書》及相關證據,請求判令深圳唯冠公司2001年獲準在計算機等商品上注冊的“IPAD”商標和“”商標專用權歸其所有及判令深圳唯冠公司賠償其損失400萬元。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20111117日作出一審判決,駁回了兩原告的訴訟請求。蘋果公司、IP公司向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提出上訴。廣東省高級人民法院最終促成雙方以6000萬美元達成調解。

  【典型意義】蘋果公司ipad產品是一款在市場上廣受歡迎的產品,獲得該商標對其來講意義重大。而該案糾紛發生時,深圳唯冠公司瀕臨破產,涉及債權人多達數百人,最大的財產估值集中在iPad商標上。對雙方來講,調解是其解決糾紛的最佳方式。法院從這一基礎出發,最終促成雙方調解。該案的成功調解徹底解決雙方在美國、香港以及國內的一系列紛爭,向國際社會展現了我國日益成熟的知識產權制度和司法保護狀況,受到多家國內外媒體的正面評價。

2、“三一”馳名商標保護案

  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與馬鞍山市永合重工科技有限公司(原名馬鞍山市三一重工機械制造有限公司)侵害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上訴案(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湘高法民三終字第61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三一重工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三一重工公司)是第1550869號及第6131503號“三一”文字注冊商標專用權人。馬鞍山市永合重工科技有限公司(原名馬鞍山市三一重工機械制造有限公司,簡稱永合公司)未經三一重工公司許可,在其企業名稱中冠以“三一”文字,并在其機床類產品、廠房外墻、廣告宣傳及網站首頁中使用“三一重工”、“三一機床”等標識,三一重工公司據此提起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訴訟。湖南省長沙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判決永合公司停止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行為并賠償三一重工公司經濟損失40萬元。永合公司不服,提起上訴。湖南省高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三一重工公司依法享有第1550869號及第6131503號“三一”文字注冊商標專用權,其中第1550869號商標由三一重工公司在企業名稱、產品、對外宣傳、企業設施及股票名稱中持續使用,已為相關公眾廣為知曉,構成商標法第十四條所稱的馳名商標。同時,“三一”文字是三一重工公司企業名稱中最為顯著和核心的部分,構成其企業字號,具有較高的知名度,應認定為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五條第一款(三)項規定的“企業名稱”,依法受法律保護。永合公司未經許可,在與涉案第1550869號“三一”商標核準使用的商品范圍不相同亦不相似的機床類產品上突出使用“三一”商標,并在其企業名稱中冠以“三一”文字,其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依法應當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遂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三一重工公司是國內知名企業,其所擁有的第1550869號“三一”文字注冊商標被相關公眾廣為知曉。永合公司在其機床類產品上突出使用“三一”標識,并在其企業名稱中冠以“三一”文字。法院根據商標法第十四條的規定,依法認定三一重工公司擁有的第1550869號“三一”文字注冊商標為馳名商標,判定永合公司的行為構成商標侵權及不正當競爭。本案通過馳名商標的司法認定,有力地保護了商標權人的合法權益,對于維護正常的經濟秩序,制止“傍名牌”、“搭便車”行為,促進知名企業的品牌建設具有積極的意義。

3、計算機中文字庫著作權糾紛案

  北京北大方正電子有限公司與暴雪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九城互動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北京情文圖書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三終字第6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北京北大方正電子有限公司(簡稱北大方正公司)是方正蘭亭字庫V5.0版中的方正北魏楷體GBK5款方正字體的權利人。暴雪娛樂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暴雪公司)是網絡游戲《魔獸世界》的版權所有人,其授權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術有限公司(簡稱第九城市公司)對網絡游戲進行漢化,并由第九城市公司在我國大陸地區運營該網絡游戲。九城互動信息技術(上海)有限公司(簡稱九城互動公司)從第九城市公司經營該游戲的收入中進行分成并作為2005年、2006年該游戲的會計核算主體。北京情文圖書有限公司(簡稱情文公司)是第九城市公司授權的網絡游戲《魔獸世界》客戶端軟件光盤經銷商之一。北大方正公司認為暴雪公司等在該游戲客戶端中,未經許可復制、安裝了北大方正公司享有著作權的上述5款字體;在該游戲運行過程中,各種游戲界面的中文文字分別使用了上述5款字體。前述行為侵犯了北大方正公司對上述5款字體的計算機軟件著作權以及其中每個漢字的美術作品著作權,向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其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4.08億元。一審法院認為,字庫不屬于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所規定的程序,但字庫中每個字體的制作體現出作者的獨創性,涉案字庫中每款字體的字型是由線條構成的具有一定審美意義的書法藝術,屬于受著作權法及其實施條例保護的美術作品。第九城市公司在《魔獸世界》客戶端軟件和相關補丁程序中使用涉案5款字體并進行銷售的行為,以及通過計算機網絡向游戲玩家提供相關客戶端軟件等的行為,分別侵犯了北大方正公司對涉案方正蘭亭字庫中的字體的美術作品著作權中的復制權、發行權以及信息網絡傳播權,暴雪公司、九城互動公司與其承擔連帶責任。判決暴雪公司等立即停止侵權并賠償北大方正公司經濟損失140萬元及訴訟合理支出5萬元。北大方正公司、暴雪公司、第九城市公司不服一審判決,向最高人民法院提出上訴。最高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本案訴爭字庫中的字體文件的功能是支持相關字體字型的顯示和輸出,其內容是字型輪廓構建指令及相關數據與字型輪廓動態調整數據指令代碼的結合,其經特定軟件調用后產生運行結果,屬于《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三條第(一)項規定的計算機程序。字庫中的字體并非由線條、色彩或其他方式構成的有審美意義的平面或者立體的造型藝術作品,故其不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暴雪公司侵犯了北大方正公司對訴爭字庫計算機軟件的復制權、發行權以及信息網絡傳播權。另外,經相關計算機軟件調用運行后產生的漢字只有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時方能認定其構成美術作品。本案中暴雪公司、第九城市公司在其游戲運行中使用上述漢字是對其表達思想、傳遞信息等功能的使用,無論前述漢字是否屬于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美術作品,這種使用均不侵犯北大方正公司的相關權利。綜上,二審判決暴雪公司等停止侵權并賠償北大方正公司經濟損失200萬元及訴訟合理支出5萬元。

  【典型意義】本案涉及到計算機中文字庫的法律屬性的認定。最高人民法院在本案中認為:1、方正蘭亭字庫應作為計算機軟件而不是美術作品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2.計算機中文字庫運行后產生的單個漢字,只有具有著作權法意義上的獨創性時方能認定其為美術作品。3.計算機中文字庫運行后產生的單個漢字,無論其是否屬于美術作品,均不能限制他人正當使用漢字來表達一定思想、傳達一定的信息的權利。

4、“葫蘆娃”角色形象著作權權屬糾紛案

  胡進慶、吳云初與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著作權權屬糾紛上訴案(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2011]滬二中民五(知)終字第62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胡進慶、吳云初是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的職工,上個世紀80年代,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指派胡進慶、吳云初擔任國產系列動畫片《葫蘆兄弟》的造型設計,二人共同創作了“葫蘆兄弟”角色造型形象。胡進慶、吳云初認為,“葫蘆兄弟”形象作為美術作品可以獨立于影片而由作者享有著作權,該美術作品屬于一般職務作品,在雙方未就著作權進行約定的情況下,“葫蘆兄弟”角色造型形象的美術作品著作權應歸二人所有。遂訴至上海市黃浦區人民法院,請求法院確認《葫蘆兄弟》及其續集《葫蘆小金剛》系列剪紙動畫電影中“葫蘆娃”(即葫蘆兄弟和金剛葫蘆娃)角色形象造型原創美術作品的著作權歸胡進慶、吳云初所有。一審法院判決駁回胡進慶、吳云初的訴訟請求。胡進慶、吳云初不服,提起上訴。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雙方當事人的確沒有就系爭作品的著作權歸屬簽訂書面合同,但這是特定歷史條件下的行為,故應深入探究當事人行為時所采取的具體形式及其真實意思表示,在此基礎上才能正確判斷系爭職務作品著作權的歸屬。針對動畫電影的整個創作而言,完成工作任務所創作的成果歸屬于單位,是符合當時人們的普遍認知的。且雙方均認可被上訴人有權對動畫電影的角色形象造型進行支配,故從誠信的角度出發,上訴人不應在事后作出相反的意思表示,主張系爭角色造型美術作品的著作權。因此,“葫蘆娃”形象依法應當認定為“特殊職務作品”,由胡進慶、吳云初享有署名權,著作權的其他權利由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享有,據此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涉及動畫造型著作權的認定,法人作品與職務作品、一般職務作品與特殊職務作品的比較和區分等法律問題以及計劃經濟時代著作權歸屬的司法政策問題。本案判決綜合考慮了作品創作之時的特定歷史條件和規章制度以及當事人的具體行為及其真實意思表示等各個層面,認定由單位職工創作的動畫角色造型屬于“特殊職務作品”,單位享有除署名權之外的著作權。這一方面符合公眾對此類作品著作權歸屬的通常認識,另一方面也維護了文化產業的健康發展。

5、涉及百度文庫著作權糾紛案

  韓寒與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侵害著作權糾紛案(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2012]海民初字第5558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韓寒為當代知名青年作家,其在百度文庫中發現有多位網友將其代表作《像少年啦飛馳》(以下簡稱《像》書)上傳至百度文庫,供用戶免費在線瀏覽和下載,其多次致函經營百度文庫的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簡稱百度公司)協商處理未果。韓寒認為百度公司侵犯了其《像》書的信息網絡傳播權,向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立即停止侵權、采取有效措施制止侵權,關閉百度文庫,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25.4萬元并承擔律師費、公證費等。百度公司強調百度文庫屬于信息存儲空間,其中的文檔由網友貢獻,百度公司收到韓寒投訴后,及時刪除了投訴鏈接和相關作品,并將投訴作品納入文庫反盜版系統正版資源庫,采用技術措施預防侵權,不存在過錯,不應承擔侵權責任。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審理后認為,百度公司經營百度文庫,一般不負有對網絡用戶上傳的作品進行事先審查、監控的義務,但并不意味著百度公司對百度文庫中的侵權行為可以不加任何干預和限制。考慮到涉案作品為知名作家的知名作品,韓寒曾于20113月作為作家代表之一就百度文庫侵權一事與百度公司協商談判,百度公司理應知道韓寒不同意百度文庫傳播其作品,也應知道百度文庫中存在侵犯韓寒著作權的文檔,百度公司對韓寒作品負有較高的注意義務。對于負有較高注意義務的《像》書侵權文檔,百度公司消極等待權利人提供正版作品或通知,未能確保其反盜版系統正常運行之功能,也未能采取其他必要措施制止該侵權文檔在百度文庫傳播,主觀上存在過錯,故判決百度公司賠償韓寒經濟損失39 800元及合理開支4000元。該判決一審生效。

  【典型意義】本案是作家維權聯盟與百度公司就文庫模式發生沖突尋求司法解決的典型案件,廣受各界關注。本案判決在論證信息存儲空間網絡服務商的過錯時以“注意義務”為切入點,結合百度文庫的客觀現狀、作者及作品的知名度、作者與百度公司就百度文庫引發糾紛的協商情況等情節,審查百度公司是否采取了符合其身份、滿足其預見水平和控制能力范圍內的措施,并對百度公司所采取技術措施的妥當性進行了判斷。判決肯定了百度公司為文庫這一商業模式預防侵權所做的積極努力,但也指出其制止侵權應注重規范化管理,而不能依賴于應急措施和尚不完善的技術措施。本案判決意在平衡文化產品創作者、傳播者以及公眾的利益,促成權利人與網絡企業的合作,實現互聯網文化的繁榮。 

6CDMA/GSM雙模式移動通信方法專利侵權糾紛案

  浙江華立通信集團與深圳三星科健移動通信技術有限公司、戴鋼侵害發明專利權糾紛上訴案(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2009]浙知終字第64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浙江華立通信集團有限公司(簡稱華立公司)系專利號為ZL02101734.4號、名稱為“一種GSM/CDMA雙模式移動通信的方法”的發明專利獨占許可的被許可人。華立公司認為深圳三星科健移動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星公司)制造、戴鋼銷售的SCHW579手機的技術方案與其專利權所記載的技術方案相同,請求法院判令三星公司停止侵權、賠償華立公司經濟損失人民幣5000萬元;戴鋼停止銷售侵權手機。一審法院全部支持了華立公司的訴訟請求。二審中,浙江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產品界面演示展現的操作步驟可以由不同的技術方案實現,準確確定被訴侵權產品采用的技術方法,判定其是否落入了專利保護范圍,仍需要借助于專業技術部門的技術檢測。因此,同意了三星公司的技術鑒定申請。技術鑒定結論表明,SCH-W579手機采有的技術方案與專利權利要求1所記載的部分必要技術特征不相同,兩者采用的技術手段和實現的功能不相同,達到的GSM/CDMA雙模式移動通信的效果不相同,因此法院認定兩者是不相同的技術方案, SCH-W579手機并未采用涉案專利權利要求1所記載的專利方法,未落入涉案專利權的保護范圍,不構成專利侵權。判決撤銷原審判決,駁回華立公司的訴訟請求。

  【典型意義】本案是國際知名手機生產商被訴侵犯中國同行專利權第一案,訴訟請求和一審判賠數額均高達5000萬元,受到國內外廣泛關注。二審法院積極引導當事人舉證質證,準確采用合理的比對方法,鼓勵雙方當事人聘請專家輔助人幫助其說明技術問題,并借助技術鑒定等事實查明機制,有效解決技術難題,正確適用相關法律,改判駁回了國內手機廠商的全部訴訟請求,平等保護了各方當事人的合法權益,營造了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

7、“泥人張”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張锠、張宏岳、北京泥人張藝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與張鐵成、北京泥人張博古陶藝廠、北京泥人張藝術品有限公司不正當競爭糾紛再審案(最高人民法院[2010]民提字第113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清朝張明山在世時因精于捏塑被群眾稱為“泥人張”,其后代繼承和發展了家族的泥塑藝術,如第二代“泥人張”傳人之一張玉亭分別于1914年和1915年在國際上獲獎,第三代“泥人張”傳人之一張景祜于1956年在中央工藝美術學院設張景祜泥塑工作室。張锠為張景祜之子,系“泥人張”第四代傳人之一。張宏岳為張锠之子,系“泥人張”第五代傳人之一。張明山的后代在經營活動中長期使用“泥人張”作為商業標識。20066月,“泥塑(天津泥人張)”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北京泥人張藝術開發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于19978月,法定代表人為張宏岳。北京泥人張博古陶藝廠和北京泥人張藝術品有限公司分別于198211月和19947月成立,法定代表人均為張鐵成,在經營中均使用了“泥人張”。2005108日登陸北京泥人張藝術品有限公司網站(www.nirenzhang.com),“公司簡介”中有“‘北京泥人張’始于清末道光年間,至今已有近160年的歷史”和“張鐵成系‘北京泥人張’的第四代傳人”等內容。1979713日的《北京日報》載有關于“北京泥人張”的最早報道。三原告向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請求判令三被告停止侵權、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110萬元等。一審法院認為,三被告的行為構成侵犯“泥人張”名稱專有權和不正當競爭,因三原告過于懈怠行使自己的權利,故判決三被告停止侵權、賠償合理費用一萬元等。張鐵成等不服提起上訴,北京市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張鐵成使用“北京泥人張”有其合理依據,故判決三被告賠償合理費用一萬元、在“nirenzhang”域名前附加區別性標識,撤銷了一審關于停止使用“泥人張”專有名稱的判項。最高人民法院再審認為,“泥人張”作為對張明山及其后幾代人中泥塑藝人的特定稱謂和他們所傳承的特定技藝以及創作、生產作品的特定名稱,社會知名度很高,承載著極大的商業價值;三被告在明知“泥人張”知名度的情況下,將其作為商業標識使用,又不能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其使用的合法合理依據,客觀上足以造成公眾的混淆、誤認,其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故判決撤銷二審判決,維持一審判決。

  【典型意義】本案雙方當事人主張的家族傳承歷史久遠,涉及法律關系復雜,判決結果對于雙方當事人有重大影響,因而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再審判決書在全面充分清楚展現案情、事實和訴辯主張的基礎上,準確適用法律,結合法理和情理,對通用稱謂的認定、“泥人張”特定稱謂體現的權益及保護、公開出版物記載內容真實性的審查判斷、三被告是否構成不正當競爭等問題進行了深入分析,保證了裁判結果的說服力,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泥人張”特定稱謂有160余年的歷史傳承,享譽海內外,所指代的泥塑藝術品體現了本土文化特色,并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本案依法保護了“泥人張”這一知名老字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充分肯定,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8、侵害姚明人格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姚明與武漢云鶴大鯊魚體育用品有限公司侵犯人格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上訴案(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鄂民三終字第137號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武漢云鶴大鯊魚體育用品有限公司(簡稱武漢云鶴公司)在未經姚明同意的情況下,將其姓名和肖像用于生產和銷售的“姚明一代”產品及其宣傳上,姚明認為其上述行為侵犯了姚明的人格權,亦構成不正當競爭,遂請求法院判令武漢云鶴公司立即停止侵權,賠償經濟損失1000萬元,并在《中國工商報》等媒體上刊載聲明賠禮道歉、消除影響。湖北省武漢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姚明因其自身的努力,憑借其在男子職業籃球領域取得的成就及其良好的社會形象,在廣大消費者中的影響力而產生的相關權益受法律保護。武漢云鶴公司在商品銷售的宣傳過程中,多次使用姚明的肖像及姓名,將其生產和銷售的運動型產品與姚明相聯系,既侵害了姚明的姓名權及肖像權,也構成了不正當競爭,判決其立即停止侵權行為,賠禮道歉并消除影響,因姚明提交的證據不足以證實武漢云鶴公司的侵權行給其造成1000萬元的經濟損失,綜合侵權事實及姚明的維權支出情況,酌定賠償經濟損失30萬元。一審判決后,姚明以判決賠償數額過低為由提起上訴。湖北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認為,受《反不正當競爭法》保護的自然人姓名,不同于一般意義上的人身權,是區別不同市場主體的商業標識。未經權利人授權或許可,任何企業或個人不得擅自將他人姓名、肖像、簽名及其相關標識進行商業性使用。武漢云鶴公司侵權故意明顯,原審在酌定賠償經濟損失時并未充分考慮武漢云鶴公司侵權行為的性質、后果、持續時間等因素,以及20103月姚明本人通過新浪網發布正式聲明之后,武漢云鶴公司繼續侵權并放任侵權的主觀過錯程度。為此,綜合以上因素和考慮,在被侵權人因被侵權所受損失或侵權人因侵權所得利益難以確定的情況下,依照《反不正當競爭法》第二十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不正當競爭民事案件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的相應規定,判決由武漢云鶴公司賠償姚明包括維權合理費用在內的經濟損失共計100萬元。

  【典型意義】人格權商品化問題一直是法學理論界與司法實務界探討的熱點。以姓名、肖像等主體的外在標志和表征為內容的人格權在商品經濟社會呈現出巨大的商業價值,特別是名人的姓名和肖像。本案由于姚明本人的知名度及其影響力,備受媒體和社會關注。本案不僅通過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對具有商業價值的、在商品經營中使用的自然人姓名、肖像等給予了保護,而且在確定賠償數額上也相應選擇適用了《反不正當競爭法》及其司法解釋,對審理此類人格權與不正當競爭糾紛案件具有借鑒意義。

  二、知識產權行政案件

9、“樂活”商標侵權行政處罰案

  蘇州鼎盛食品有限公司與江蘇省蘇州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行政處罰上訴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1]蘇知行終字第4號行政判決書)

  【案情摘要】案外人東華紡織集團有限公司(簡稱東華公司)經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核準于2009714日取得“樂活LOHAS”注冊商標,核定使用于“糕點;方便米飯;麥片;冰淇淋”等商品類別,目前尚未實際使用。2009623日,蘇州鼎盛食品有限公司(簡稱鼎盛公司)與浙江健利包裝有限公司簽訂訂購合同,約定由浙江健利包裝有限公司為鼎盛公司制作涉案標有標識的禮盒等包裝產品。20099月,鼎盛公司將其當年度所生產的月餅劃分為“秋爽”、“美滿”以及涉案的“樂活”等總計23個類別投放市場,主要通過鼎盛公司的直營店、加盟店等方式進行銷售。200998日,江蘇省蘇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簡稱蘇州工商局)接到舉報,對鼎盛公司展開調查。查明其在當年生產銷售的一款月餅使用“樂活LOHAS”商標,遂認定鼎盛公司的行為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對其作出責令停止侵權行為并罰款人民幣50萬元的行政處罰決定。該具體行政行為作出后,鼎盛公司不服向蘇州市人民政府申請行政復議,蘇州市人民政府維持蘇州工商局作出的工商處罰決定。鼎盛公司對此仍不服,向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起訴。江蘇省蘇州市中級人民法院經過審理維持了蘇州工商局的處罰決定。鼎盛公司不服向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上訴,主張鼎盛公司在月餅系列商品上使用“樂活LOHAS”是將其作為商品款式名稱使用,且“樂活LOHAS”注冊商標來源于社會流行詞語,其顯著性較弱,他人有合理使用的權利,故請求依法改判,撤銷行政處罰決定。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認為,鼎盛公司與東華公司涉案商標構成近似,其行為侵害了東華公司注冊商標專用權,工商行政機關有權依法對鼎盛公司實施行政處罰,但應遵循過罰相當原則。當責令停止侵權行為即足以達到保護注冊商標專用權以及保障消費者和相關公眾利益的行政執法目的時,是否選擇并處罰款,應當綜合考慮處罰相對人的主觀過錯程度、違法行為的情節、性質、后果及危害程度等因素行使自由裁量權。本案中,蘇州工商局未考慮鼎盛公司主觀上無過錯,侵權性質、行為和情節顯著輕微,尚未造成實際危害后果等因素,對鼎盛公司并處50萬元罰款,導致行政處罰的結果與違法行為的社會危害程度之間明顯不適當,其行政處罰缺乏妥當性和必要性,應當認定屬于顯失公正的行政處罰,依法應予變更。據此,判決變更蘇州工商局作出的行政處罰決定“1、責令停止侵權行為,2、罰款人民幣50萬元”為“責令停止侵權行為”。

【典型意義】本案是江蘇法院在知識產權“三合一”框架下,首例以司法判決方式對顯失公正的行政處罰予以變更的知識產權行政案件。本案向知識產權行政執法機關作出如下指引:工商行政機關依法對行政相對人的商標侵權行為實施行政處罰時,應遵循過罰相當原則行使自由裁量權,即在保證行政管理目標實現的同時,兼顧保護行政相對人的合法權益,行政處罰以達到行政執法目的和目標為限。本案的審理對于進一步明確商標侵權行政案件的審理思路進行了積極探索,對工商行政機關在商標行政執法工作中,準確理解商標法的立法精神和侵權判定標準,合理規范行使自由裁量權,起到了裁判指引作用。

  三、知識產權刑事案件

10、網絡游戲私服侵犯著作權案

  趙學元、趙學保侵犯著作權罪上訴案(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2012]蘇知刑終字第0003號刑事判決書)

  【案情摘要】20092月,被告人趙學元、趙學保以營利為目的,未經《熱血傳奇》游戲中國運營商上海盛大網絡發展有限公司許可,租用網絡服務器,私自架設網絡游戲服務器運營“熱血傳奇”,用銀行卡綁定支付平臺,供網絡游戲玩家通過網銀轉帳、游戲點卡充值等方式付費。至案發,趙學元運營私服游戲的非法經營數額為629113.70元,趙學保非法經營數額為79663.70元。江蘇省連云港市中級人民法院及江蘇省高級人民法院均認為:被告人趙學元、趙學保以營利為目的,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復制發行其計算機軟件作品,情節嚴重,其二人行為均已構成侵犯著作權罪。對于非法經營額的認定,根據匯款方提供的相應證據,證實通過漯河一五一七三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北京通融通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天空支付平臺、青島雷網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盤錦久網通信網絡有限公司等環節,匯入趙學元及趙學保賬戶中的相關款項均系其從事涉案私服游戲的收入,并不包含被告人從事其他業務的收入,因此,上述款項均應計入本案非法經營數額。被告人趙學元具有立功表現,依法可對其從輕處罰;被告人趙學保認罪態度較好,具有悔罪表現,可以對其適用緩刑。據此判決被告人趙學元、趙學保犯侵犯著作權罪,分別判處有期徒刑三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七萬元等。

  【典型意義】私自架設、租用網絡游戲服務器從事“私服”活動是目前利用互聯網實施侵犯著作權犯罪的主要手段之一。本案通過司法裁判準確界定了此類犯罪的性質,同時結合能夠證實匯款方匯款性質的系列證據,對被告人非法經營數額作出準確認定,有效維護了網絡游戲作品權利人的著作權,規范了互聯網游戲經營行為,有力打擊了犯罪。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 聯系站長 | 友情鏈接 | 版權申明 | 網站公告| 隱私條款| 后臺登陸
汕頭中匯信商標專利代理事務所有限公司
Copyright (C) 2009-2010 China Confaith Intellectual Property Agency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